合肥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公司案例
文章列表
李满东与佛山市新景时代购物广场有限公司一般经营合同纠纷案

广 东 省 佛 山 市 中 级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06)佛中法民二终字第457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反诉原告):李满东,男,汉族,1952年12月15日出生,住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路39号2座302房。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反诉被告):佛山市新景时代购物广场有限公司,住所地:佛山市禅城区季华五路16号。
  法定代表人:莫小虹,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家强,该公司的副经理。
  委托代理人:关汉华,该公司的副经理。
  上诉人李满东与被上诉人佛山市新景时代购物广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景时代广场)因一般经营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2006)佛禅法民二初字第30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6年6月7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6年6月26日公开进行了法庭调查。上诉人李满东,被上诉人新景时代广场的委托代理人杨家强、关汉华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新景时代广场与李满东于2004年12月20日签订《保底经营协议书》,双方约定由新景时代广场提供91.46平方米铺位给李满东依法经营事宜达成协议,期限自开业时间起一年。李满东须在协议签订时向新景时代广场交纳3600元保证金,该款在李满东退场三十天内以不计息形式如数退还保证金。李满东在上述铺位经营男服。双方约定协议第一年按每平方40元(共3658.4元)为保底数,前六个月和后六个月均按销售总额的20%计提经营费给新景时代广场,当计提的经营费低于保底数时,新景时代广场按保底数收取,超过保底数时,按最高计提经营费,第二年再根据李满东的实际经营情况另行协商,另李满东还须按实际水电用量缴纳水电费,若拖欠的管理费及水电费达三十天以上,视同违约,应按欠款额的2%追缴逾期付款违约金。在日常营业中,李满东须开具一式三联小票由新景时代广场统一电脑收银,每30天结算货款一次,由李满东提供收款收据在每月15-20日进行结算。李满东专柜促销人员2名,由李满东招聘并计发工资奖金,新景时代广场对所有的促销人员实行统一管理,并收取促销员管理费50元/人月。协议并明确任何一方解除协议时,均须以书面形式通知对方,离场不得破坏场地原有的设施及装修。协议签订后,李满东按约定对铺位进行了装修并在2005年1月15日起正式经营。新景时代广场在同年3月2日对1月15日至2月15日货款进行结算,李满东未依期缴纳保底经营费。期后,新景时代广场均与李满东结算了货款,并在2005年7月6日及11月11日分两次收取李满东保底经营费4636.4元。同年10月起,李满东没有再向新景时代广场支付促销员管理费,新景时代广场则从同年10月16日至12月15日间有货款1649.60元没有与李满东结算。合同期满,双方没有再签订协议,李满东也仍在原铺位继续进行经营,至2006年1月21日止,扣减新景时代广场已收取保底经营费及未结货款,李满东仍有21590。08元保底经营费未付。
  原审认为:新景时代广场、李满东在平等、自愿基础上所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受法律保护。根据合同条款的约定,李满东作为购物广场的经营户,在新景时代广场对所有的经营户统一管理的情况下入场经营,新景时代广场尽责管理的同时,可根据经营户的实际经营情况收取不低于条款约定的保底经营费用,故双方并非单纯的铺位租赁关系,为利于合同目的的实现,双方均应按条款的约定履行义务,以达到双赢的目的。从新景时代广场与李满东结算情况看,新景时代广场已按期和李满东进行了结算,但李满东未依约及时向新景时代广场支付保底经营费及促销人员管理,已违反合同的约定,故新景时代广场要求李满东支付保底经营费及违约金的诉讼请求合理,予以支持。因合同已约定李满东专柜的促销人员为2人,故新景时代广场要求李满东支付促销人员管理费用150元的诉讼请求合理,予以支持。鉴于新景时代广场并没有提供李满东欠电费723元的相关证据,但在诉讼过程中李满东确认可扣电费254元,故李满东就确认的部分电付支付给新景时代广场。新景时代广场、李满东双方在合同期满后,虽未签订新的协议,但由于李满东现仍在合同约定的铺位继续进行经营,故李满东提出要求新景时代广场退回保证金3600元及要求赔偿装修费30666元的反诉请求,与合同约定的条款不符,其上述反诉请求无理,不予支持。合同条款中已明确约定李满东须向新景时代广场支付保底经营费,故新景时代广场已收取保底经营费,并不属新景时代广场强行扣减,故李满东反诉要求新景时代广场返还扣收的销售款请求无理,也不予采纳。综上,依照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款、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九条的规定,判决:一、李满东在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将21590.08元及违约金569。02元清偿给新景时代广场。逾期支付的,则按上述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商业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二、驳回新景时代广场其它的诉讼请求。三、驳回李满东的反诉请求。案件受理费931元、保全费250元,合计1181元,反诉费1605元,其中李满东承担案件受理费58元、保全费15元;新景时代广场承担案件受理费873元、保全费235元及反诉费1605元。
  上诉人李满东不服原审法院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原审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请求:一、撤销原审判决。二、确认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合作经营关系。三、判令新景时代广场返还保证金3600元。四、判令新景时代广场返还商品销售款5602元(=4636.4元+1649.6元×0。8-100元-254元)。五、判令新景时代广场赔偿装修费30666元。六、判令新景时代广场承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理由如下: 一、1、根据双方协议约定,李满东按照新景时代广场的要求对铺位进行装修,并于2005年1月15日开始营业。双方明确约定货款每30天结算一次,并将每月的15-20日为结算期,协议第15条还特别约定:“乙方销售达到肆万元可以结算”,但在李满东经营过程中,新景时代广场并没有按照双方约定按期返还货款给李满东。2005年1月15日至2月15日的销售货款在同年3月2日才返还(结算期为47天),违反双方约定;并在该期间将李满东销售额31100元的20%即6220元扣留,及扣留入场费1000元、促销员管理费和其他费用120元,证明李满东按期交相关费用,原审认定错误。2、原审判决认为“由于被告仍在合同约定的铺位继续进行经营”为由,认定李满东要求新景时代广场退回保证金3600元的请求与合同约定不符是没有道理。因为李满东于2006年2月20日接到新景时代广场电话通知要求即日下午五点前离场,并于当日下午在原审法院主持下给双方当事人就法院到现场查封服装事宜做了一份笔录,因此原审法院是清楚李满东离场时间却作出错误判决。二、1、原审认定“未依约及时向新景时代广场支付保底经营费及促销人员管理”是错误的。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作了保底约定,但该约定是以年为计算单位,这从双方合作过程中完全反映出来。除2005年3月2日结算外,4月1日结算了2月16日至3月15日销售款7087元,实结货款5669.6元;4月26日结算了3月16日至4月15日销售款7693元,实结货款6154.4元;6月2日结算了4月16日至5月15日销售款5013元,实结货款4010.4元;7月6日结算了5月16日至6月15日销售款8849元,实结货款7079.2元,另被扣保底费1888.6元,李满东收取款项5190.40元等等。由此可见,李满东何时交何种费用,完全由新景时代广场决定,所以不存在李满东故意拖欠的问题,这也证明了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以年为终结单位,而非以月为单位,原审认定李满东违约要支付违约金569.2元是错误的。而新景时代广场于7月6日扣收李满东1888.6元和11月11日扣收2747.8元的行为已违反年保底约定。2、新景时代广场按照91。46平方米及每平方米40元扣收保低费是不合理的。因为新景时代广场将大堂(面积已分摊给各商户)重新租给化装柜,但实用面积只有53平方米的李满东却没有得到合理的减免。而新景时代广场的行为也违反协议第三条的约定。三、原审认定双方当事人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为“双方并非单纯的铺位租赁关系”是错误的。该协议是一份合作经营协议,双方是合作经营关系,这从协议第七条第1款和第九条、第十一条第5款、第十五条可以反映。李满东在新景时代广场处营运行为不是经营户,而是与新景时代广场有合作经营的其中一方,李满东在新景时代广场的经营活动,是合作双方的内部分工。协议第十一条第1款“李满东在销售中开小票(一式三联),并由新景时代广场开具统一电脑收银”,说明了S15铺位经营是由李满东出资运营,新景时代广场把李满东每日营业中的所有收入全部收取再在约定的具体时间和方法返还给李满东。而为了李满东有压力地运营,提高双方的经济效益,在协议中第三、六条、第七条第1款、第十一条第1款和第十五条双方约定以保底方式固定下来,这充分体现相互制约的合作关系。李满东不用办理营业执照、没有经营权,协议第十一条第5款的约定反映了李满东只有通过与新景时代广场合作经营才有可能进行合法的经营活动。综上,协议约定出资方式、分配原则、制约方法,是具有合作经营特征。四、1、原审认定新景时代广场“尽责管理,并已履行合同中必须履行的义务”是与事实不符。新景时代广场并没有履行协议第三条和第七条第1款约定,这有同场员工和商户可作证,也可从广场实际经营情况来确定新景时代广场履行义务情况。2、原审认定“原告已按期和被告进行了结算,但被告未依约及时向原告支付保底经营费及促销人员管理,已违反合同的约定”与事实不符。新景时代广场没有按协议第十一条第1款约定按期结算,李满东从2005年1月15日开始营业,按约定新景时代广场对李满东从同年1月15日至2月15日共30天的销售款应在2月15日至20日内结算完毕,但新景时代广场在3月2日(结算期为47天)才结算并返还款项给李满东,新景时代广场行为已违约,并造成李满东资金不能及时回笼。原审认定李满东首先违约是错误的。五、原审认定“合同条款中已明确约定被告须向原告支付保底经营费,故原告已收取保底经营费,并不属原告强行扣减,故被告反诉要求原告返还扣收的销售款请求无理”是错误的。保底经营费是《保底经营协议书》的内容之一,与其他条款结合形成双方签订的协议,不能断章取义,它是受协议的其他条款制约,是有条件的保底。协议第六条是以第三条、第四条、第七条第1款、第九条、第十一条第1款和第十五条为基础和前提。新景时代广场在货款返还上已违反约定,并将一楼大堂(面积已分摊给各商户)重新租给化装柜经营的行为已违反第三条约定,也损害了李满东利益。而且2005年7月6日和11月11日提前收取保底经营费的行为也违反约定。所以原审认定李满东要求追回销售款5602元是无理要求是不公正的。损害了李满东的合法权益。六、原审以“由于被告现仍在合同约定的铺位继续进行经营”为由认定新景时代广场赔偿李满东装修费30666元的要求“无理”是错误的。根据协议约定,李满东按新景时代广场的要求以46000元装修了铺位,结合协议第十三条,李满东在协议第十五条其他约定以保障自己利益,但新景时代广场违反约定只以电话通知李满东离场,且原审法院在李满东离场当日也到现场做了笔录,原审判决是不符合事实。七、本案纠纷是由新景时代广场引起的,新景时代广场没有“尽责管理”,新景时代广场没依约返还销售款项,是新景时代广场首先违约,所以本案所有诉讼费用应由新景时代广场承担。
  上诉人李满东在二审期间没有提供新证据。
  被上诉人新景时代广场答辩称:李满东上诉无理,请求二审法院依法维持原判,驳回上诉。一、二审的诉讼费由李满东负担。理由如下:一、关于《保底经营协议书》的法律性质。《保底经营协议书》是双方自愿签订的、合法有效。《保底经营协议书》中第六条、第七条第二点,第十一条第二点内容乙方每月必须向甲方交纳保底经营费及各种费用;乙方经营中的人员由乙方办理用工手续和负责人员的各项费用。假如是合作经营,协议内应明确约定各项费用的支出,盈利核算,人员参与管理及分红等约定,事实上我司并没有参与经营管理,也没有参与分红和承担经营风险,只是按约定的方式收取一定的保底经营费等费用其实是收取乙方使用我铺位的租金,但不论该《保底经营协议书》性质是租赁还是合作经营,只要是双方自愿签订,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是合法有效,双方应严格遵守执行。二、原审判决正确。我司与李满东于2004年12月20日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合法有效的。所以在协议书签订的有效时间内,李满东必须按协议书内容约定,每月向我司交纳保底经营费3658.40元和促销员管理费2人共100元,电费等费用,从2005年1月至2006年1月6日乙方实欠保底经营费21590.08元要清偿给我司,因此原审判决正确。三、关于李满东提出每月营业额结算时间问题。1、李满东诉新景时代广场从2005年2月21日开始违反结算约定。根据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中第十五条内容:乙方销售达到肆万元可以结算。至2005年3月2日李满东的营业额还未达到肆万元,新景时代广场也与李满东结算,从2005年3月至10月,新景时代广场为了达到双赢的目的,在李满东未交纳足保底经营费的情况下,并未先行扣除保底经营费,都先与李满东结算,及时返还资金给李满东,新景时代广场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李满东的诉讼极不符合事实。2.从2005年11月份之后,新景时代广场为其代收的商品销售款数额每月不足一千元甚至没有分文销售款,其原因是李满东为了回避应当给新景时代广场的提成和保底经营费,私下收款,并非新景时代广场不按时结算,而是无款可结。四、《保底经营协议书》第六条,第七条第二点已明确讲明水电费、管理费等费用与保底经营费一样,是每月缴纳一次的。保底经营费是按月结算,并非按年结算。五、《保底经营协议书》中约定甲方每月从乙方的销售款中提取20%作为出租场地费用,但在20%的提成达不到保底经营金额时,则按保底金额支付。李满东在商品销售款根本不足支付所拖欠保底经营费的情况下,而要求返还商品销售款5602元,不符合事实,没有道理。六、李满东从2005年3月15日起已拖欠保底经营费累计达21590.28元,李满东已违反《保底经营协议书》中第十三条,要作违约处理,所以保证金3600元不予退还给李满东。七、《保底经营协议书》中第十三条第八点规定,乙方必须在接到书面通知三天内离场,不得破坏场地,原有设施及装修的内容,所以不存在要赔偿装修费问题。李满东的铺位装修我商场也不能再利用,如其他人再经营也不适用,故其装修对新景时代广场没有使用价值。此外,李满东在一审中也没有提供有关装修费用的证据。八、李满东从我司商场开业至结束经营所经营的位置和面积都没有改变。而且李满东在一审时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所以不存在李满东提出铺位面积不是91。46平方米的问题。
  被上诉人新景时代广场在二审期间没有提供新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另查明:李满东经营铺位于2005年1月15日开始正式营业。李满东于2006年2月20日撤出新景时代广场,没有再继续经营。
  本院认为: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本院予以确认。根据该协议约定,李满东每月以3658 .4元或当月销售额的20%中较高的金额向新景时代广场交纳经营费,该协议实质是以每月不低于3658 .4元计算浮动租金的租赁合同。原审认定双方并非单纯的铺位租赁关系存在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李满东上诉请求确认双方签订的《保底经营协议书》是双方合作经营关系的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协议约定双方每30日结算货款,每月15-20日为结算期,但该约定是以开业时间2005年1月1日为前提。因李满东延迟到2005年1月15日开始营业,相应结算期也相应延后15日即结算截止月的下个月1-6日,则更符合双方交易特点,而新景时代广场在05年3月至7月都是以该结算期进行结算,但李满东除2005年1月15日至2月15日的营业第一个月按期按数交保底经营费外,之后都未依约及时向新景时代广场支付相关费用,李满东已违反合同约定,根据协议第五条约定,现请求返还3600元保证金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据协议第九条、第十三条第八项约定,铺位装修由乙方即李满东承担并在撤出时不得破坏装修,现李满东上诉请求新景时代广场赔偿装修费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根据二审庭审中双方确认李满东从2006年2月20日离场不再经营,原审以合同期满后被告仍在约定的铺位继续经营而驳回李满东的退回保证金3600元及赔偿装修费30666元反诉请求的理由错误,本院予以纠正。新景时代广场在李满东应计提经营费未达到保底经营费时,按协议约定按保底数收取相关费用,并无不当。李满东请求新景时代广场返还商品销售款5602元(=4636.4元+1649.6元×0.8-100元-254元)中,新景时代广场起诉时已将已扣保底数4636.4元和未结货款1649.6元从李满东应交未交保底经营费用23486。2元中扣减,现李满东请求返还理由不充分,不予支持。李满东始终经营在其已装修的一楼S15号铺内,其经营位置及面积从未改变,李满东认为铺位面积不符却一直未提出异议,亦没有证据予证明经营面积发生变化,故对李满东该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新景时代广场在二审过程中提出向李满东追收2006年1月21日至2月20日共一个月的保底经营费和促销员管理费合共3758。4元,一审并没有提出,不是本案审理范围,新景时代广场可另案起诉。
  综上,李满东上诉请求缺乏根据,本院予以驳回。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536元,由上诉人李满东承担。上诉人已预交诉讼费2786元,多交250元部分由本院予以退回。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员 麦洁萍  
审 判 员 郑振康  
代理审判员 卢 海

 
二00六年八月三日

书 记 员 赵 静





来源: 合肥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姚吉志——合肥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13855187415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2 版权所有 合肥公司法律顾问律师 法律咨询热线:13855187415 网站支持:大律师网 网站地图